黄西 非典型笑匠的脱口秀之路

2014年11月17日 15:47    来源: 精品购物指南    

  吉林汉子,美籍华人,生化博士,看似拧巴的前半生履历,成就最成功闯入美国喜剧圈的华裔笑星——黄西。

  2009年,一张黄皮肤的亚洲面孔初次登上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大卫·莱特曼秀》。黄西操着东北味极重的英语,一脸正经地讲冷笑话,充满反差的喜剧风格迅速征服了美国观众。一战成名后演出邀约不断,他也曾到白宫为总统表演,但最终还是决定重归故里,在央视全新节目《是真的吗》担当固定嘉宾。跟黄西聊天,最深切的感受是对面的人心态坦然,他谦逊、平实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东北口音异常淳朴。在真诚自然的言语间不动声色地抖出几个包袱,也许是他作为笑星最打动人的一点。

L=Lifestyle, H=黄西

  选择了喜剧,放弃了悲剧

  L:据我观察你并非天生幽默,但是又能让人发自肺腑笑出来。作为一名闷骚青年,你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喜剧风格?

  H:以前大家觉得我闷骚,现在越来越多人说我是“暖男”,我都快搞不清二者的区别。我觉得每个人都带着一定的幽默细胞,若有心自我塑造,人人都可以做脱口秀。从小身边比我有意思的人多了,但是我知道怎么在舞台抖“笑果”。

  L:身为职业笑星,你从何时发现自我升华的瞬间?

  H:前几年都很艰难,转折点是上完大卫·莱特曼的秀之后,才顿悟自己应该照这个路子发展。做完这场表演一下台,手机立刻不停收到信息和邮件,这时开始找到感觉。

  L:人生有选择就有放弃,你选择喜剧这条路,背后舍弃了哪些?

  H:放弃了悲剧(已经在抖包袱了)。我得到的远比失去的多。之前做生物化学,是沿着前人的脚步再发现,而脱口秀的段子我写出来可能就空前绝后了。从无到有的创造更有成就感。

  L: 从科研专家转变为公众人物,你如何适应如此巨大的角色变换?

  H: 起初感觉特别怪,突然被很多陌生人叫出名字,比如在哈佛大学表演,很多学生擦肩而过打招呼,“oh, Joe Wong”。慢慢的演出机会多了,就习惯了。

  L:脱口秀表演之路有没有经历挫折的时候?

  H:做喜剧头五六年特别不易。第一次表演我在台上讲了5分钟,观众反应不冷不热,最后一个老伙计跑上来说,嘿,你讲的可能挺有意思,但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L:口音是一大障碍吗?

  H:口音是一个重要方面,但还有很多微妙因素,比如上台握住麦克风那一瞬间,能否传递出自信。你在台上不够自信,观众就容易分神,接下来很难顺畅地进行。懂得掌控舞台以后,同样的段子当时讲反应平平,几年后拿出来讲气氛完全不一样。

  不开心,就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L: 看过几期《是真的吗》,觉得你在其中的表现很有意思。把西方脱口秀形式移植到东方,会水土不服吗?

  H: 肯定会有。我在美国和国内都水土不服,两头都这样挺难受的(笑)。不过另一方面,在困境中能诞生新的火花。脱口秀很多时候是从弱势、不适应的角度挖掘笑点,大家会更容易被吸引。做脱口秀的人或多或少得有点痛苦经历,“世界观被挤扁了”一下,才能萌生不同的观察角度。

  L: 你从多年表演中摸索出什么心得了吗?

  H: 大家对痛苦的话题认知程度比较高。多讲一些曾让自己难过的经历、吃过的苦头往往最有价值。比如我编写情景喜剧的时候,一开始写得一塌糊涂,后来我把一个最令我别扭的前同事当原型,描摹他的言谈举止,一下把大家逗乐了。

  L: 微博里段子手很多,你从微博热点话题找灵感吗?

  H: 段子手的东西,剧场不一定行得通。我会通过微博了解大家在关心什么,看大家千奇百怪的提问。微博是我笑料的来源之一,但网络的素材肯定不够支撑我舞台上的表演,新闻时事更加重要。

  L: 你在中央二套的《是真的吗》上很受欢迎,有考虑过与更多元化的地方卫视合作吗?

  H: 有这种考虑。地方卫视的主要观众是白领、学生,这跟我的目标受众更贴合。网络视频的形式我也感兴趣。我回国刚一年,怎么把在美国积累的经验充分发挥到国内,一切还在尝试中。

(责任编辑: 王璐瑶 )

商务进行时
精彩图片
话时尚
    亚太地区规模最大、影响力最显著的时装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