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拍怪兽片的张艺谋到底要给我们带来什么?

2016年12月13日 08:57   来源:新华网   杨静

  抛开所有的社会因素,单以个人层面来讲,66岁的张艺谋导演,应该可以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偶像。他的出生环境并不优越,但是他却靠着个人奋斗与杰出才华,获得了事业成就与显赫声名。他27岁开始导演自己的第一部作品,到如今已有二十部长片面世。

  他获得过国际电影大奖的认可,也在票房上取得过骄人成绩;他在2008年导演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在2016年导演杭州G20晚会;他担任过威尼斯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也获得过美国《时代》杂志年度人物提名;最为国际认可的女演员巩俐和章子怡都是以他的电影为起点,而新科金马影后,生于1992年的周冬雨,在拿到奖的那一刻感谢的第一个人也是他。他甚至还当过男主角,拿过影帝。

  可以说,他既拥有足够多样的作品以供专业人士探索,也拥有足够的话题性可以让影迷们津津乐道。然而当下的年轻人,似乎并不怎么喜欢他。

  应该是从《英雄》开始,张艺谋的每一部电影上映,所遭受到的非议往往都比褒奖来得多。或者不仅仅是电影,也包括那些由他主持操办的意义重大的晚会。一般来说,这些批评无论是从故事层面开始,还是从美学层面开始,最终总会导向价值观诉求,导向张艺谋所代表的一系列符号。拼凑起这些批评,我们会发现,张艺谋这个形象从最开始的热情、开放、具有革新性变成了保守、僵化、迎合商业与庸俗。

  也是从《英雄》开始,张艺谋总是会在采访中被问到如何看待外界对他作品的负面评价,他几乎从不回避这样的问题。他曾不无委屈的表示过,是外界对他要求过高,同样的作品如果换一个导演名字,可能是完全不同的评价;他也曾无奈的表示过,如果大家一定要批评他,他也没有办法。

  而在《长城》上映之前的这次采访中,我们再次问张艺谋导演,如何看待外界对他的期待与批评,他说的是:“我不敢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不敢说铁肩担道义,或者说我有多大的责任,我不说那么大的话。但是至少,我有创作的冲动和激情,它对我有意义,对大众有意义,我会坚持下去。”

  我们不怀疑每个人对于一件事情的意义的理解都是不一样的,但或许在执着于自己的“意义”之前,我们可以先了解别人在想什么,尤其是对于张艺谋这样一个人。

  

  接拍《长城》初衷:至少让更多的外国人看到一个雄伟的长城。

  张艺谋:剧本是美国人开发的,我接手以后,感受到了一种空间,我觉得这是一个中国故事。我把它看成是一个机遇,可以对世界讲出中国故事。我借这个大片来传递中国人的形象,传递价值观,传递文化信息。电影明年2月份会在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映,也就是说在半年左右的时间内,观众人次最少达到1个亿。你知道每年来长城的外国人是多少?200多万。它相当于50年来长城外国人。

  所以我觉的,我至少让外国人看到一个雄伟的长城,看到中国的长城上有一只勇敢善战不怕牺牲的部队在作战。我不是对这种类型片有特别多的冲动,我感兴趣的是它可以向世界传递中国人的形象。

  怪兽片:大众类型片可以帮助中国电影走出去

  张艺谋:这是一部打怪兽的电影,我希望保持这样的传统和目标。就是说既要有浓浓的中国风,也要让全世界的观众觉的好看、接受,只有这样才能达到目的。过程很漫长,电影花了三年的时间,在所有的细节上都是两种文化的融汇,两种文化的碰撞,彼此的尊重以及彼此的坚持。

  我们总说中国电影要走出去,要对世界讲出中国故事。我们也在拍得奖的文艺片。但是文艺片从传播性上来说,它的格局很小,基本就是在知识分子阶层,在电影发烧友阶层。我们在主流院线电影这一块是段短板,我们一直说中国电影走出去,但是它走不去,现在还是美国电影一统天下。美国电影里的文化以及价值观深深影响了我们。而中国,始终没有发挥大国应该有的文化影响。

  而《长城》恰恰是在尝试一种“走出去”的可能性。它知识一个开始,希望它成功,然后就会有后续。

  中国电影现在的市场很好,但是也很容易滑入宝莱坞模式,变成自娱自乐。我们现在大量的电影是走不出去的,不具备国际语言和影响力。

  现在世界的形式变了,《长城》这部电影来找我拍,我觉的它可以做一些事情,我当然要做。做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博弈的过程。

  中国电影市场:固然越来越好 但完善产业链还有一条漫长的路要走

  张艺谋:中国电影产业还处于完善之中,要形成一个完整健康的产业链,我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要慢慢来,要提高,要学习。市场固然越来越好,但是今年的冷静期也让我们意识到了,我们要做的更扎实。电影质量还是第一位的。不排除我们也会走弯路,但是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

  外界质疑:希望大家善意的对待中国电影

  张艺谋:批评我的声音从来没断过,我都习惯了。有些批评是有道理的,但很多声音是没道理的。第一,我觉的电影批评要分类型,什么时候谈文化,什么时候谈票房,是要分类型的;第二个,我希望大家善意的对待中国电影,不要崇洋媚外,不能总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永远瞧不上自己的东西,永远是看外头的好,我觉的这种心态也不行,无助于我们的事业。我不敢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不敢说铁肩担道义,或者说我有多大的责任,我不说那么大的话。但是至少,我有创作的冲动和激情,它对我有意义,对大众有意义,我会坚持下去。

  电影技术:对于技术的终极目标来说,所有的技术都是过渡。

  张艺谋:3D没那么神秘,包括120帧也没那么神秘。实际上这些新技术都不重要,对于技术的终极目标而言,所有的技术都是过渡。在我看来,拍3D的时候,在镜头、调度、摄影上有3D意识就行。而且这次在好莱坞,他们告诉我,其实现在都是在转3D,很少有人真的在拍3D。第一个是因为机器笨重,拖慢进度,影响造价。第二个是拍定了不能改。另外一个拍3D导演会被效果分散注意力,导演还是要关注人物、关注故事。

  我倒觉得对于现在所有的技术来说,刻不容缓的是激光放映。我们现在很多电影院,为了发行成本,调暗灯泡,延长寿命,很不规范,观众看3D头晕。激光放映,光源变了,亮度恒定,电影院也调不了。观众看起来视觉上更享受。(文 杨静)


(责任编辑 :杨万熙)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