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戛纳归来 专访杨丹--从探索到杰出

2017年06月01日 10: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7年戛纳国际电影完美落幕,微影时代与法国知名电影公司Wild Bunch达成合作,购入九部本届戛纳电影节参赛参展影片的中国版权。除此之外还与《看电影》联手举办了,超过十天的论坛、见面会、大师班、颁奖典礼等“中国面对面”系列活动。

  作为本次活动的主办人之一,微影时代高级副总裁&娱跃影业总裁杨丹先生接受了《看电影》前方特派记者在戛纳的特别专访。

杨丹

  采访/《看电影》口述/杨丹

  您主要负责哪些维度的工作?

  我主要负责整个的影视内容版块,包括电影项目的投资、制作,还有营销和发行部分。

  与国际间有着哪些深入合作?

  在香港及东南亚市场的在线票务已于2016年启动,在香港与MTEL合资成立微影八达,并战略投资全球领先的电影产业软件供应商VISTA。此外,洛杉矶设立办公室,与好莱坞展开内容投资、营销发行、数据服务与演艺经纪等多领域的业务合作。国际化业务将帮助海外制片方更深入地连接中国电影市场,帮助中国电影连接海外消费者,我们希望能够把一些工业化或者是说能够提高效率东西带到中国来。我们和好莱坞六大已经做了这方面的合作尝试,上半年我们和派拉蒙合作了《极限特工:终极回归》,帮助这部影片在中国获得了11.2亿票房的优秀成绩,即将上映的《变形金刚5》也将有深入的合作。

  为何与法国知名影视公司Wild Bunch合作,购买戛纳电影节参赛影片?

  国内多家公司都和法国Wild Bunch公司有过接触,Wild Bunch最终选择了我们,就是认可其成熟的互联网营销能力,旗下的格瓦拉和娱票儿两大票务销售平台,从内容到票务上都将发挥重要作用。在戛纳会面之前,双方通过邮件沟通过多次,高层和Wild Bunch公司负责人的会面非常顺利,双方可以说是一拍即合,敲定了合作。此次的购买行为不是简单的商业采购,也是推动分众娱乐发行和推动艺术电影放映的持续努力的一部分。

  在做内容方面是有参照方向的。一是家庭娱乐方面,各种年龄层都有参照;二是青少年娱乐方面,也就是‘网生代’;第三个方向就是所谓的分众娱乐,一些细分领域的口味,相对来说观赏的人比较少,但又相对有一些固定的受众,比如说像艺术片、像纪录片。做了很多,带有探索性的影片,比如[心迷宫]、包括[提着心吊着胆]、还有纪录片[喜马拉雅天梯]、还有陆川的[我们诞生在中国]等等。同时,我们一直也在为中国的电影节做服务,北京国际电影节、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长春电影节等等,做电影节的过程中积累了一些对艺术片、还有就是对特殊类型影片感兴趣的人群。如果市场上只有一种类型电影的话,这个市场其实是很可怕的,各种类型的影片都值得我们去探索。

  与Wild Bunch合作中是否遇到来自中国的强有力对手?

  是有的。我们在所有竞争公司中出价并不高,但最后Wild Bunch还是希望跟我们合作。Wild bunch认为我们会好好将这九部影片进行推广,不会有那种买回了影片却搁置的情况发生。

  在国内,如果一种类型的影片成功,马上就会制造出相似产品,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其实,潮流你永远跟不上,你只能紧跟趋势。所以我认为做内容要有一定的耐心去做,必须提前看到市场趋势。其实趋势实际上不是说是完全未知的东西,他可能是过去已经发生过的东西,重新又再现一次。

  我觉得中国现在的市场跟北美60年代末的电影市场是相似的,都是处于新老交替状态,观众与内容的新老交替。老的内容频频得不到认可,但是新的内容方向还在探索之中。例如,美国新好莱坞就是用经典的好莱坞的方法去讲一个新的类型新的故事。好莱坞早年是怎么成功的,我们又重新复制一遍。总体来说,还是向过去学习一些成功的要素。

  去年首个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宣布成立,“情怀与上座率是否可以兼得”这个问题也被反复拿来讨论,您跟我们说一说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诞生以来有哪些成果?

  去年冬天中国电影资料馆联合我们5家单位宣布成立艺术电影放映联盟,首批共征集了100个艺术影厅,它们分布在全国31个省区市的50余个城市,作为首批加盟影厅放映艺术电影,保证每天至少放映三场艺术电影,并且每周至少保证10个黄金场次放映。联盟还将在全国征集400个合作艺术影厅,持续扩大艺术影院放映规模。

  资料馆负责影片的初选,主要有三个层面的电影,第一部分是最新的国产艺术电影,第二部分是急需介绍给中国观众的最新的国际艺术电影,第三部分是以策展的方式,进行学术性的经典电影展映。同时成立艺术电影标准委员会,资料馆在向影院供片的时候,自评过后会交给该委员会评。

  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陆续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多地展开试运营,开启了“绝世风华:中国早期珍宝电影展”、“藏地密码:中国藏地影像展”等多个主题电影展,到现在半年多,应该说还在积累阶段,过程还是很艰难的!首先我们现有基础上已经积累了一批观众,他们对艺术影片感兴趣、对内容感兴趣人群,我们定向地针对这些人群去做宣传、发行,这个效率就比较高。其次,我们希望通过越来越多艺术放映,让年轻人多一些其他类型影片的认知。巩固现有的基础,帮助艺术电影找到观众。同时要把这个观众群扩大,让更多人能够接触到艺术电影。

  您作为一个公司的领导,除了要让情怀得以实现,还要保证公司的运转,保证它是一件好的产品,这个需要怎么去平衡?

  不同的产品承担不同的功能,有的是专门为赚钱的,也有一些是专门为承担别的任务的。前天我们受到高群耀博士的邀请,去看了戛纳电影节VR展映单元的《肉与沙》。这部电影的放映一天就能接待30个人,然而成本几千万美金,这个电影它就没有商业性,就是说它是一个探索,它能给你一种新的体验。其实所谓的商业是找到各种方式把产品做好,而并不是说要去做一个赚钱的产品。所以,我们在尝试各种东西,为的就是做好的产品。

  此次戛纳电影节我们与《看电影》做了许多活动,包括在中国馆内的一系列行业论坛。还包括“青蓝计划·大师班”、“中国电影新力量”、“中欧电影合拍高峰论坛”。在国外做这些活动的感受?

  这些活动给电影从业者、特别是青年导演们提供了一些交流和沟通的平台,我们希望给青年导演们提供更多的机会,让这个群体能有机会跟国际影人和观众进行直接的交流。第一,青年导演将自己的影片带到了欧洲,面向欧洲观众进行展映,观众对这些作品的反响非常好。第二,能够在戛纳看看欧洲同行是怎么工作的。这都是很难得的。我原来是做导演的,我知道创作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有的时候你不知道别人是怎么工作的,也没有机会去跟行业的领军人物进行交流,所以现在能给行业做一些事情是很美好的事。

  最后来说说今年来到戛纳让您印象最深的事情吧?

  整个过程都非常开心,要说印象最深的就是参加“ExcelLens摄影成就奖”,有幸得到与传奇摄影师杜可风当面交流的机会。之前听说Chris的中文名字是从孔子所说的‘君子之德风‘中而来,我从中得到灵感,让来自中国的书法承担交流的介质,送上了“君子如风”这篇书法。就如杜可风的摄影从各种不确定中筛选出杰出的影像,这次的沟通也充满了偶然性。虽然人与人之间有国别之分,但艺术是相通的,很荣幸能有这样的机会与摄影大师沟通。


(责任编辑 :傅云鹏)

分享到:
35.1K
Close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