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伊莎贝尔·于佩尔:好奇心求知欲促成现在的我

2017年06月14日 06:36   来源:广州日报   

  于佩尔

  前晚,戛纳、柏林、威尼斯电影节以及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奖获得者伊莎贝尔·于佩尔在广州大剧院朗诵杜拉斯的《情人》,吸引众多文艺青年捧场,于佩尔表示“没想到广州观众这么热情”。演出前的当天上午,于佩尔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的专访。64岁的于佩尔就电影、戏剧、艺术侃侃而谈。奖项等身的她毫不讳言自己的“好运气”,“电影对我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谈及被人称赞的优雅气质,她说:“强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促成了现在的我。”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素芹 图/邵权达

  我可以用任意方式去塑造角色

  广州日报:此次带着自己的剧场作品《朗读杜拉斯》和观众见面,10年前,你也曾于改编自杜拉斯小说的电影《抵挡太平洋的堤坝》中饰演主角。这位作家及其作品对你的意义非凡?

  于佩尔:杜拉斯的作品风格强烈,非常适合口头朗读。现场配乐也是取材于杜拉斯的电影《印度之歌》,希望营造一个感性的氛围。《情人》是杜拉斯年老的时候创作的作品,语言有特色,文学性很强,我是做了一些改编的,并不是原文朗读。

  广州日报:朗诵《情人》,算是一种“独角戏”,有难度吗?

  于佩尔:对我而言,朗读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演戏是要记台词的,有压力。朗读我只要读,但也不是单纯地读,要诠释人物,有表演。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独自站在舞台上表演。

  广州日报:朗读这种表演形式应该不多了吧?

  于佩尔:这次朗读表演是非常特殊、宝贵的经历。我非常惊讶地看到,这场演出有那么多的人来看。我很欣喜看到这样形式简单的朗读节目有这么多的人来关注。以往要吸引大家来看一场表演,是需要图片、动画等很多“动”的元素来配合的。文学朗读是一个濒临危险的艺术领域,能吸引这么多的人来看,我真的很开心。

  每到一个地方会先去博物馆

  广州日报:“每次看到于佩尔,就不会那么怕变老了。”不少粉丝如此表示,你怎么看待这个评价?

  于佩尔:我不评论。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老。

  广州日报:表演获奖无数,你的文化修养也被外界称道。随着岁月的流逝,你的优雅越发让粉丝着迷,这种优雅是如何造就的呢?

  于佩尔:我并不确定自己是否有很高的文化素养,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有强烈的好奇心、求知欲,对文学、戏剧、电影都是这样,而且我有机会去接触这些。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要为了生活去奔波,我很幸运有机会接触这些,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好奇心促成了我现在的样子。

  广州日报:你体验世界的方式是什么?

  于佩尔:我对世界有很多的好奇。当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第一个去的地方会是博物馆。在北京,在上海都是如此。因为深夜才到广州,所以还没有机会去广州的博物馆。博物馆对我而言,很美,而且会向我介绍很多历史、文化、艺术的东西。我就是这样走走看看地去了解。另外,在法国就能看到世界各地不同类型的电影,可以通过电影了解世界。

  电影对我而言是特别容易的事情

  广州日报:在电影领域获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你同样活跃于戏剧舞台,在影视镜头前和在戏剧舞台上,表演会有什么样的不同?

  于佩尔:我觉得在戏剧舞台跟电影舞台上,作为一个演员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有一点点的区别,就是不同的导演。

  广州日报:银幕与舞台,你更爱哪一个?

  于佩尔:没有更喜欢哪一个。相对而言,舞台表演、戏剧需要很多精力,要在舞台上面对很多观众。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广州日报:奖项等身,你还有什么想挑战的角色?

  于佩尔:我从来没有梦想的想要演的角色,我和很多导演都合作过,导演来确定。我的工作方法是和导演合作,没有预想的角色。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对于一个角色,我可以用任意的方式去塑造。

  广州日报:作为“最多元化的女演员”,你塑造了很多神经质的角色。今年1月,金球奖颁奖典礼现场,导演保罗·范霍文再次专门感谢你,据说他在法国业界寻找《她》的女主角时,只有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于佩尔:我很早就读过《她》的原著,很喜欢,觉得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这个人物有很强烈的风格,难以接受,但让人印象深刻。导演也是我一直想合作的伟大的导演,所以马上答应了。

  广州日报:你23岁便以《维奥莱特·诺齐埃尔》一片获得戛纳最佳女主角奖,成名后也曾有过一段相对平淡的岁月。你对投身于这个行业的演员有什么建议?

  于佩尔:的确我很幸运,那之前我就获得了一些重要的角色,演一些风格非常强烈的人,比如疯子、精神病人等。我并没有一些意见可以给别人。运气的因素对我很重要,我很幸运地遇到了很好的导演,导演关注到我,并且没有试图去改造我,而是让我按照自己本来的样子去做。这一点很重要。

  广州日报:会考虑和中国电影人合作吗?

  于佩尔:二三十年前,亚洲电影就给欧洲传递了好消息。我很关注中国的电影人,比如陈凯歌,也包括在上海见到的贾樟柯。刁亦男的《白日焰火》我也印象深刻。中国电影在法国上映的时候,我都会去看。

  演出现场

  于佩尔没想到广州观众这么热情  

  于佩尔无疑具有强大的票房号召力,前晚的广州大剧院几无空席。于佩尔一上场,原本喧哗的剧场霎时间就静了下来。舞台上仅有简单背景板,一张可以转动的藤椅。于佩尔一个人朗诵了80分钟,全程剧场都很安静,除了不能忍耐的咳嗽,观众被其强大的气场紧紧吸引住。未到曲终,观众就开始迫不及待地鼓掌。剧场的演员出入口,挤满了来“围堵”的“迷弟”“迷妹”……

  对于广州观众的热情,于佩尔显然始料未及。广州大剧院演出中心的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一些小花絮:“看到那么多粉丝,她很高兴。消夜时问我那些粉丝是为我而来还是为杜拉斯而来,我觉得围堵的观众都很年轻,有些人未必读过杜拉斯的原著,还是于佩尔的影响力大一些,就回答说是为你而来,她很开心,表示没想到广州观众这么热情。”此前一天,于佩尔在上海朗读了《情人》,于佩尔身边的工作人员表示:“她在广州比在上海的状态更好。”

  演出结束

  朋友圈迅速被刷屏——  

  豌蜿晼涴:于阿姨的独角戏足以看出功力。她就是小说中的15岁少女,时而青涩慌乱,时而任性无畏,她全程看稿,却又像是全程脱稿,总之说不出的舒服自然,这样的表演就叫走心吧……其实于阿姨身材矮小,满脸皱纹,但她毫不掩饰,64岁的她可优雅可高冷可俏皮可性感。与你年轻的时候相比,我更爱你如今备受摧残的容颜……

  cam:于阿姨的气场十足,情感在她的声音带领之下高低起伏。《情人》里的那些镜头一帧帧在脑海里浮现,直到最后一个字从她嘴里滑出,有些怅然若失,意犹未尽。

  老斋舍下:偌大的舞台上,她完美“声演”了杜拉斯笔下的15岁少女。谢幕5次,每次往后台走,都能看到她的发梢扬起,非常少女。岁月带走的,是容颜。镌刻的,是优雅。

  冯璐:于阿姨的声音并不女人,甚至有点粗哑,整个人却可以奇妙地融合一个女人从少女到暮年的所有感觉。演出一个多小时,最后的感觉竟是觉得舞台越来越小,她离观众越来越近。这不是独角戏,并没有太多的表演,当是一次和教科书级演员的气场感触,并映照每个人对爱情理解之内心独白吧。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Close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