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不喜欢被贴标签 女主靠自己独立有担当

2017年09月11日 10:51   来源:北京晨报   

  编剧苏晓苑接受采访 回应质疑

  由孙俪、陈晓、何润东主演的古装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以下简称《那年花开》)正在江苏卫视、东方卫视热播。相比流行意义上的玛丽苏式的“大女主”,《那年花开》绝不是这种类型,播出不到20集,贴心暖男吴聘(何润东饰)就“领盒饭”了,惹得一众网友扬言要给编剧“寄刀片”……编剧苏晓苑近日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历史的真实,从戏剧角度看,吴聘的存在会是周莹成长的助力,这样对周莹的形象是有损伤的,“其实我个人不太喜欢被贴一个大女主戏的标签。我们讲的是一个女性的独立和成长的故事。我们大家都特别厌恶、嫌弃那种玛丽苏的人设,好像无数的男人都来帮她,然后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达到人生巅峰,得到成功。”苏晓苑坦言,自己是最近才知道玛丽苏这个概念,“如果我们是被周莹身上的独立、担当、勇敢、牺牲、付出这些品质打动,我们就没有忘记创作的初心,周莹这个名字本身就是玛丽苏的反面。”

  吴聘 火速下线引发抗议

  剧中,何润东饰演的吴聘是善良正直、温文尔雅的吴家少东家,他和周莹的恋爱情节堪称典范,婚后对周莹的宠溺更是“肆无忌惮”,一副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态度。但随着吴聘从枣树跌落突然去世,网友纷纷表示“接受无能”。

  对于网络上一片“为什么要这么快让吴聘‘领盒饭’”的抗议声,编剧苏晓苑解释说:“首先是基于历史的真实,因为周莹在历史上就是个寡妇,而且是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守寡了,如果我们做这样一个题材,可能很多东西是可以虚构的,细节可以虚构,但这种大的命运主线不可能去虚构。其次,大家都说我们这是一个大女主戏,其实我个人不太喜欢去贴这样一个标签,如果吴聘,甚至包括吴聘的父亲吴蔚文还活着的话,他们都会成为周莹个人成长道路上非常非常大的助力,那他们的存在其实对这个主题是有损伤的。我们大家都特别厌恶、嫌弃玛丽苏式的塑造,就是总有无数的男人来帮女主,然后她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就登上人生的巅峰了,这种设计是有损我们对人物的塑造的。最后,从我自己的角度,当时这个故事打动我,是我愿意接下这个剧本的初衷。一个女性的独立,一个女性的担当,这点是最打动我的。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她还拥有很多外力的话,就不是我想写这个戏的初衷了。”基于以上三点,苏晓苑认为,让吴聘以及吴聘的父亲比较早的“领盒饭”还是很合适的。

  其实,有业内人士认为,“大女主剧”其实是中性词,它是指女主角是整部剧的核心人物,整部剧围绕女主铺排展开,并主要表现女主为成长、谋略、争斗、爱情、亲情等。苏晓苑也坦言,“周莹作为女一,主角光环肯定是有的,但我尽量不开金手指,还是让她依靠着她的坚韧,她的勤奋,那么多付出才得到了今天的。”

  周莹 原型记载只有两页纸

  苏晓苑最初接下创作任务时,她了解到的周莹不超过两页纸,打动她的也就是几个词,比如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年纪轻轻就守寡,然后终身未嫁,并把家族带上陕西首富的位置,这样的故事还发生在那样一个纷乱的年代……从只有两页纸的人物原型到一部长达74集的电视剧,创作过程中的困难和挑战可想而知。

  “还在大纲阶段的时候,我自己觉得最大的挑战就是我得找到这个人,要找到这个故事的脉络,就是怎样在真实和历史之间去平衡,这个阶段也是花的时间最多的;进入剧本之后,花的工夫最多的就是人物塑造了,导演总在要求我能不能出新,能不能不要套路,我觉得在后面阶段的最大挑战是如何让人物更准确。”苏晓苑在创作期间还曾去陕西采风寻找灵感,“创作就是这样,永远不可能完全准备好。我一直的习惯就是在打仗中去学会打仗,就是边写边收集资料。这个剧本我写了一部分之后,停下来,后来到了陕西泾阳,还到了三原县去做调研采风,然后又写,写了之后,又查阅各种资料……其实谈不上如何分配时间,是一集一集地写,然后一稿一稿地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终于走到了今天。”

  对于这样一个既要在人物大的命运上遵循历史,又要在细节上或是支线上做出合理虚构的大剧来说,具体如何平衡历史真实和戏剧虚构两者之间的度,苏晓苑说:“我觉得没有刻意的去平衡,因为这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作品,那时候我在写作的时候呢,其实加入的都是我自己对于真实的人生,真实生活的一种感悟吧。在悲苦的环境下,可能我们都应该乐观,都应该学会苦中作乐,而我们在快乐、在开心的时候,也应该知道,可能这些快乐开心随时都会失去,这些东西都是莫测的。”

  该剧的正剧范儿除了表现在周莹在历史上确有其人外,还体现在剧中出现了数位清末政治人物的名字,如左大人(左宗棠)、李大人(李鸿章)、刘铭传、贝勒爷(载漪)。对于这条比较隐晦的线索,苏晓苑是基于现实主义的考虑,“他们人生的跌宕起伏,他们的喜怒哀乐同样也离不开时代,而且他有的时候就像蝴蝶效应一样那边动下手指可能就影响到泾阳的我,这是我自己的一个价值观吧,就是说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或者生活在这个时代里,我们都是非常非常渺小的。我们所有的力量,可能有的时候跟黑暗的势力比起来都是以卵击石,我们可能什么都改变不了,但就是这个样子。在这样的一个现实情况下,作为微小的我们不管是周莹也好,沈星移也好,还是赵白石也好,甚至包括俞灏明扮演的杜明礼,我们仍会努力地去发出我们自己该有的光电,我想这可能是生存的最大意义吧。”

  北京晨报记者 冯遐

  ■相关链接

  编剧答疑

  1、周莹为什么没有裹小脚?

  答:周莹这个人物肯定是不能裹的。一个江湖卖艺出身的女孩子走南闯北的,而且从他爹这个人物来看是绝对不会受这些东西的束缚,他连名节都不怎么看重,更不要说小脚。至于其他女性裹脚,我认为对我们想要表达的主题是无关紧要的,于是就回避了。

  2、剧中男性为什么都没有妾室?

  答:必须说明,中国古代的婚姻都是一夫一妻制。我还翻到一些资料,中国古代真不像大家所想象的那样,一个家庭里有一个原配和无数的妾、通房丫头。其实大多数家庭是比较正常的一夫一妻,只是出于各种原因,孩子啊、家务啊,可能会再收几个小妾,但是这种在当时的社会里不是多数。

  3、冲喜的戏份是不是有点神化了?

  答:其实在周莹冲喜之前,导演曾经给到了两个镜头,吴聘的手已经开始微微抖动。后来老爷也有一句话,他说请了那么多名医灌了那么多药下去……我个人觉得应该是那些药水更有作用,只不过周莹恰好在吴聘即将苏醒的当口嫁进了吴家,这些是一种戏剧的巧合吧。


(责任编辑 :王璐瑶)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