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演完《归去来》唐嫣理解留学生了

2018年05月23日 07:27   来源:北京晚报   

  反映海外留学生题材的电视剧《归去来》正在北京卫视热播,电视剧开篇,唐嫣饰演的萧清刚到美国开始留学生涯,就遭遇了一系列选择:在顶包案中被金钱利诱,是否要为此在法庭上推翻证言?远在国内的母亲出了车祸,是否要放弃学业回国照顾母亲?面对突如其来的诸多变故,人物在异国他乡的疏离感,冷暖自知的孤独感,在唐嫣的表演下自然流露。她自己则表示,在这部戏中感受到了留学生群体的成长阵痛,所有的情感皆来自于心,只有感同身受,才能和角色融为一体。

  法律系高材生不好演

  甜美利落、爽朗大气,是外界对唐嫣的一贯印象,《归去来》中的唐嫣饰演的萧清,梳着简单的马尾,穿着干净利落的白T恤,这个出身“法二代”之家的人物在剧中成为自食其力、勤奋独立的留学生代表。在电视剧前期不多的戏份中,萧清率真爽朗、直接果断的人物个性凸显无疑。唐嫣笑言,“萧清这个人物的性格其实跟我挺像的,比较独立、坚忍,但她的成长环境、她经历的事情是我所没有的。她出生在法律从业者的家庭,自己出国留学,这完全跟我不搭界是另一个圈子的事情。”唐嫣表示,《归去来》着眼于人物价值观层面的抉择,主题宏大,而自己会在接下来的戏份中,逐渐将这一层面故事线凸显出来:“基本在萧清进入书澈的公司之后,开始进入到整个人物关系网里面之后,戏剧冲突就会更多地在萧清身上呈现。”

  此次出演法律系高材生,可以说圆了唐嫣的“律师”梦,“我之前一直挺想演律师的,萧清是一个国外知名法学院的法律研究生,虽然没有真正走上工作岗位,但在法学院的学习生活也要接触很多法律的东西,大量的专业术语和英文台词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特意咨询了一些律师朋友,“有的时候台词很绕,法律词汇只字之差相差很大,我不确定的时候就会问朋友,经他们讲解后我就更清晰了,表达上面就会更准确一些。”

  剧中,萧清身负着二十多岁姑娘难以承受的压力与秘密,对于这个角色设定,唐嫣心疼表示:“在她这样的年纪,想要去爱一个人却不能爱,在正义与个人情感之间该如何去选择?她还要遵守法律从业人员的道德,你想她才多大啊,藏着巨大秘密的同时还要割舍自己的情感,要做出自己的正确判断,我觉得这很难,尤其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唐嫣所说的“很难割舍的情感”,是指剧中与书澈发生的一段障碍重重的爱情。历经了误解、改观、认可、相恋再到抉择的过程。“其实他们并不只是恋人,光是身份的话,从前期的师兄妹,到后期的师姐弟、同事、战略合作伙伴,再到恋人、前任、现任……”两人的精神世界非常相通,心灵契合惺惺相惜,但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让唐嫣一时也说不清楚,“就好像是一个网状的东西散开,牵扯着各种各样周边的人,历经了很多其他事情,包含着亲情、爱情、友情,这是一个各种元素含量很大、很厚重的戏,我觉得是会让人产生共鸣的。”

  在美国拍戏限制多

  《归去来》是目前唐嫣拍摄时间最长的一部电视剧,也是她第一部现实题材电视剧,从酷暑到寒冬历时180天的拍摄周期,辗转中国、美国、柬埔寨三国,“从大汗淋漓一直拍到了瑟瑟发抖”成为唐嫣拍摄时印象最深的事情。她回忆说:“我应该是第一个进组的演员,前十天基本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因为拍摄需要,我们的内景要日拍夜、夜拍日,比如现在天光很亮,我们就要用黑布把整个房间蒙起来,又因为是新景,没有电扇和空调,十几个工作人员都集中在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拍我,真的是大汗淋漓了。”

  在国外取景拍摄时,按照当地法规规定,别墅区晚上9点后不得大声喧哗,整个剧组每天晚上9点之后基本靠气声说话和眼神交流,对此唐嫣坦言很感动,“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还是努力地在为这件事做好,拍完一场戏后,所有人速度极快而且没有声音,太厉害了!但其实过程很愉悦,是不一样的拍摄体验。”

  《归去来》中,施京明和张凯丽扮演了唐嫣的父母,留学生和父母间报喜不报忧的相处模式在剧中刻画得生动细腻。唐嫣也表示,自己与前辈的合作中会“偷师学艺”,与他们搭戏入戏会更快、更有代入感。“施京明老师演我爸,演完之后,我真的会觉得他跟我说话是语重心长,会让我想象施京明老师的孩子是什么样的,相处是什么状态。而跟张凯丽老师的合作就没有距离感,非常有默契,感觉她像是我姐姐,我们两人的性格又都非常豪爽,一起哈哈大笑,亲切又合拍。”

  《归去来》的拍摄经历,让唐嫣对留学生群体感受良多,“我之前对他们没有过多的关注,不是特别了解。但这一次我就觉得其实他们很不容易,只身一人在国外打拼,在爸妈的保护伞下一切都不难,但是到那边你需要一个人去做所有的事情。我记得有一场戏,萧清刚到国外,一个人在大街上拎着行李,哪都不认识,我就觉得好孤独。”

  《归去来》的视角不只停留在留学生身上,更多的是讲述当代青年人对现实的博弈和人生的抉择。对于萧清来说,面对“做对的事还是做对自己有利的事”、理性与感性、个人情感与职业道德等种种抉择,都是人物成长需要经历的阵痛。对于《归去来》,唐嫣有着自己的期待,“这部戏是一个群像,它并不只有萧清,而是六个主角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角度,都是出彩、有戏的。可以说一个人代表一个群体,观众可以在其中找到各自的共鸣。”

  本报记者 邱伟


(责任编辑 :王璐瑶)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