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莫言小说改编歌剧登台大剧院

2018年11月14日 07:42   来源:北京晨报   

  北京晨报讯(首席记者 李澄)由作曲家李云涛根据莫言小说改编创作的同名歌剧《檀香刑》即将于12月4日和5日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11月12日,该剧剧组在国家大剧院举办新闻发布会暨主创人员主要演员悉数亮相,莫言尽管对这部歌剧已经非常满意,但仍坚持需“十年磨一戏”方能做成精品。

  歌剧《檀香刑》是由著名作家莫言和山东艺术学院李云涛教授共同编剧,李云涛教授作曲并历经6年精心打造的首部歌剧,也是莫言先生诸多优秀文学作品中首部改编为歌剧的作品。是2016年度国家艺术基金大型舞台剧创作资助项目,第三届中国歌剧节参演剧目,刚刚又获得了“山东省第十一届文化艺术节”优秀剧目奖。

  歌剧《檀香刑》共分为四幕,以清末德国殖民侵略山东半岛引发人民抗击外敌暴行的事件为背景,叙述了带头领导这起反殖民斗争的民间艺人孙丙将被施以“檀香刑”过程中的情仇家恨。

  该剧演出阵容强大。由山东艺术学院的著名旅奥歌唱家宋元明教授,上海歌剧院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韩蓬领衔主演,乐队则由青岛交响乐团担纲,著名指挥家、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主任张国勇执棒。张国勇坦言,近年来指挥过大量原创歌剧,但“命题作文”多,自己要写的几乎没有,“而李云涛是一个例外”,李云涛也坦言,这部歌剧的写作没有压力,是自己想要写的,所以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无论是剧本还是音乐都经过了精心的打磨推敲,尤其是后期莫言先生亲自参与剧本改编,让这部歌剧又有了一个更高的艺术提升。

  ■采访

  作曲李云涛:

  我很幸运,及时看到了小说及时抓住了莫言

  我很幸运,2001年我有了写《檀香刑》的想法,就找到了莫言老师谈了我的歌剧改编计划,莫言老师当场就答应了。这部小说里面包含了诸多的戏剧元素,我幸运是我及时看到了小说并且抓住了,我也很有信心把这部剧做好。后来在呈现的过程中还是很艰难的,特别是2012年莫言老师获得诺奖以后,他确实太忙了,但我每年都会提前计划出时间来向莫言老师汇报,所以,莫言老师觉得我还是挺执着的,所以就直接参与了后期的改编,他写了一些精彩的唱段。再后来就是他又深入地参与了,包括我们在师大听取专家和观众的意见,给莫言老师做了汇报,于是又产生了几个新的唱段。事实证明,这几个唱段的加入是为这个剧增光添彩了。

  音乐方面,我的理念是把我国优秀的民族的传统音乐文化跟西方的歌剧形式尽可能地完美结合起来。我也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我家乡就是高密,小说中所描写的茂腔非常熟悉,我从上小学就参与到庄户剧团里。在创作上,吸收了我们地方戏茂腔的元素,加入了山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山东琴书,用琴书艺人的形式把它呈现出来,也就是说,非常自然地把我们有地方特色的民族民间文化元素融合柔和在音乐当中。对每一个唱段,这部戏时间拉得很长,但是我说实话,也没有很大的压力,因为这个剧不是命题作文,没有任务,我就慢慢地细细地打磨。所以,我对每一个唱段都是当做主要唱段来写的,非常认真地对待每一个字每一个音符,我们的剧组所有的演职人员都是按照这个理念来打造这部歌剧的。

  莫言:

  刚才我们还在为一个字推敲

  我当初在写这部小说时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这个小说在80年代就写出来了,我后来一直觉得它是我的一生当中的一个重要的部分,不能在考虑不够充分的情况下轻易把它写出来,一直到2000年我的小说才出版,创作主要是在1999年。如何把历史事实与艺术结合起来,当时我想到一定要与当地的文化结合起来,不是作为一个纯粹的故事讲述,我觉得一定要有文化含量要有艺术含量,后来想到了高密的茂腔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项目,虽然是一个影响范围比较小的地方戏,但这个地方戏对我本人来讲,是我最早接触的音乐、戏曲。如果说我的家乡有什么声音的话音乐旋律的话,那么茂腔是我们的音乐旋律。我想把小说和地方戏曲结合起来,《檀香刑》本身就是具备了戏曲戏剧性的文本,有的评论家说,“这是一部戏剧化的小说,或者说是一部小说化的戏剧。”大量的文字都是押韵的,小说里的人物本身也都是演员出身,他们的思维方法也都是演员的思维,他们甚至于到后来都混淆了自己到底是生活在现实当中,还是生活在戏曲故事中。

  因为我们家乡的茂腔戏和历史上的英雄人物,这两件事情促成了我想写作《檀香刑》。2000年小说出版时在文坛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也有很多电影导演、戏曲导演对这个作品很感兴趣,跃跃欲试,后来也都知难而退。因为改编难度确实比较大,因为小说里面描写了刽子手这个特殊的人物,小说里有很大的篇幅描写死刑的施展过程,这一点让很多导演望而生畏。我想这个问题的处理并不是特别的困难,即便是把这段情节抹掉也不至于影响故事的完整性。后来这个小说被翻译成德文后,一个德国教授很感慨地对我说,“他认为主人公最后被钉在木桩上时,就是一个中国版的受刑的耶稣。”他这样的解读让我也很受震撼,也是我自己没有想到的。主人公受刑的确是有一种启蒙的意义。他有机会逃脱的,有机会在监狱里用别的犯人替换下来逃生,有机会在受刑台上逃命,但都没有逃。为了唤醒愚昧的民众,为了表现对国家对命运的尊严,献出生命。这在我们《檀香刑》歌剧中有了一个很好的表现。

  我跟李云涛反复打磨,每一句唱词,甚至每一个字眼进行打磨,刚才我们进入国家大剧院的路上还在为了一个字推敲讨论。现在的剧本应该是脉络清晰、重点突出、矛盾强烈,我认为是比较好地把小说中的精华部分提炼出来了。1小时50分钟的时间,歌剧的方式,把我小说中所要表达的说的都表达了。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文

  记者 柴春霞/摄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