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宠物电影,如何扩大“爱的光圈”

2019年05月16日 07:18   来源:新华日报   

  银幕内外

  《狗眼看人心》票房算不上红火,但接连出现的宠物主题电影,就像街角忽然多起来的宠物用品店一样,宣示着宠物们的“登堂入室”。在众多现实题材影片中,狗成为当仁不让的主角,这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

  《狗眼看人心》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别墅区。小狗妮蔻在主人余峰突遇藏獒袭击时,奋不顾身上前扑救,受了重伤。余峰和妻子想为妮蔻讨个公道——要求藏獒的主人道歉和赔偿,但这个过程很不顺利。藏獒的主人是一位神秘的老太太,自始至终没有现身,整个过程中是由老太太的侄女、司机、儿子等人与余峰周旋。余峰本希望以文明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最后双方却以一场野蛮人式的打架结束了这桩由“狗咬狗”引起的拉锯战。电影结尾,妮蔻与老太太同一天去世,而老太太在离开人世之前,给自己收留的所有狗都安排好了去处。

  剧情的纠结之处在于,余峰始终得不到那个在他眼中比赔偿更重要的诚恳道歉。老太太爱自己的狗,但不包含邻居家的那只,哪怕它被自己的藏獒咬得奄奄一息,也没有移步看一眼。余峰一家爱自己的狗,却又陷入对老太太可能拥有的某种权势的恐惧中。人与人之间的疏远防备,人与狗之间的亲密依赖,对比如此鲜明。

  2018年底上映的电影《狗十三》,聚焦青春和成长。片中有一只名叫爱因斯坦的小狗,与家人冲突不断的少女李玩对它关怀备至。小狗走失后,李玩声嘶力竭地在大街上寻找,甚至随手推倒了给她送外套来的爷爷,家人只得另找一只小狗来顶替爱因斯坦。

  2018年初上映的电影《小狗奶瓶》,主题是童年和陪伴。名叫奶瓶的这只小狗,对小姑娘好好忠心耿耿,甚至远行千里回到原来居住的小区找她、等她。好好在移民新西兰之后也对奶瓶念念不忘,特地飞回国来接走它。

  在这类宠物电影中,狗成了超越邻人、甚至超越家人的存在,狗的忠诚、专一、勇敢、奉献等品性,与剧中人物形成微妙对比,“狗性”甚至比人性更显得可贵。

  再看看影片中狗主人的共情圈。

  在《狗眼看人心》中,老太太爱自己收留的每一只流浪狗,但不能爱邻人和邻人的狗。《狗十三》中,李玩爱爸爸送给她的小狗爱因斯坦,甚至也接纳了冒名顶替的爱因斯坦,却和爸爸矛盾不断。好好爱奶瓶,在它的陪伴下勇敢地参加了宠物比赛,但一起参赛的小男孩和他的狗,则被剧本设计为粗鲁无礼的陪衬者。“人狗情未了”的另一面,是人与人之间的冷漠和误会,算计和对立。这样的戏剧冲突设计不免让人悲凉:我们当然爱“人类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们也应该爱同类。

  相形之下,经典宠物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拥有更开阔的格局。教授帕克深爱他的妻子,也爱他捡来的小狗小八。妻子本来极力反对养狗,但因为对丈夫的爱而接纳了小八。小镇上的人们,包括火车站往来的乘客们,在站前广场上卖热狗的老汉,都对小八疼爱有加。当教授去世后,小八日复一日蹲在原地等候永不归来的主人,人们给它设立基金,悉心照顾它……

  这里有主人与狗之间的深情,更有其他人与狗之间的温情,还有人与人之间的相爱与扶持。小八只对教授一人一往情深,而对这一只狗,却有无数人给予了关爱和友善。纵观全剧,没有反面角色存在,亲情、友情、爱情,以及人和狗之间的温情,交融出一个温馨美好的世界。

  据悉,仅在南京,被合法饲养的持有免疫证的狗就达十万只。它们陪伴主人,包容人类的各种怪癖,用无条件的爱治愈人类的孤独,让人体会到“幸福就是一只温暖的小狗”。但是,就宠物电影而言,那道爱的光圈是不是可以再扩大一些?人和宠物之间的爱,终究无法成为人类同胞之爱的替代品。

  刘玉琴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