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长安十二时辰》 突然就火了

2019年07月01日 07:42   来源:齐鲁晚报   

  6月27日“静悄悄”网络独播,一次性放出12集,可挡不住口碑炸裂,豆瓣高达8.7的评分,几乎是较长一段时间来国产剧集的最高评分。被称为“大唐反恐24小时”的剧集《长安十二时辰》,在过去的几天,突然就火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倪自放

  强烈美剧范儿

  “大唐反恐”节奏快

  上元节前夕,长安城混入可疑人员,身陷囹圄的张小敬临危受命,与少年天才李必携手在十二时辰内破除隐患。《长安十二时辰》二元对立的剧情设置,具有鲜明的类型电影结构设置。而在细节上,剧作力争回到大唐的十二个时辰,即二十四小时内,还原“大唐反恐二十四小时”。

  据艺恩数据显示,在6月29日的播映指数日榜中,《长安十二时辰》已升至网剧榜首。目前豆瓣评分为8.7,5星评价的占比达到51.5%,可谓高口碑。该剧在服化道和台词的造诣上都可见功力,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大唐风韵,而且在故事的速度及故事点的密度上也达到新高度。高强度的信息量和高节奏,让剧作具有强烈的美剧范儿,甚至有好莱坞动作大片的特点。热度不减的《长安十二时辰》,具有明显的中国传统文化包装,而在故事内核上,则是好莱坞类型商业剧的节奏。

  故事一开端,有“十年陇右兵,九年不良帅”经历的死囚张小敬就被提到一个年轻人面前。年轻人面容消瘦,说话“务实”,身居情报机关靖安司要职,与朝廷显贵关系复杂。死囚背景的张小敬,被安排去抓“恐怖分子”——剧中的反派,被称为狼卫。简单三五分钟的时间,一场反恐大戏就拉开了架势。虽然剧中的计时习惯来自中国传统计时方法,但犀利简洁的悬疑动作剧特点,明显来自美剧,剧作主创也承认这一点。

  这种美剧范儿,较多的来自小说原著。《长安十二时辰》小说原著作者马伯庸在接受采访时说,“在创作《长安十二时辰》的时候,我脑子里就是在想着美剧。现在市面上有很多人都在说学习美剧,但很多人不明白美剧的魅力在哪里。美剧的特点不在于它的想象力、形式制作,而是在于它的速度感,它的情节速度的推进是中国电视剧的好几倍。这种强推动力和中国古装剧的结合是我想放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的。”

  表演中规中矩

  整体上是剧作托人

  从表演上看,《长安十二时辰》的演员表演算是合格的。雷佳音饰演的张小敬虽然为国立下功劳,却落得个死囚的下场,照理说,他内心应当是有怨念、有愤恨的,他却依旧愿意舍生忘死,燃烧自己的生命。其实,他当然厌弃更不屑那些贵胄子弟,但他对这个长安满含情感,对百姓更有侠义之心。雷佳音的表演,体现了角色身上浑不吝的特色,深情的特点也表现出来了,两者达到完美的结合。雷佳音在剧作中的打戏令人震撼,每个动作都干净利落,非常有爆发力。

  作为双男主之一,易烊千玺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的表演受到褒奖。但从剧作实际播出的情况看,作为年轻演员的易烊千玺,基本上完成了少有城府的李必这个角色,但台词明显气短,面部表情略呆板。易烊千玺为该剧作加分并不多,只能算合格。

  《长安十二时辰》中女演员的表演,也不是该剧的加分项。在小说原著中,女性角色就不是主要被关注的对象。在剧作中,从目前播出的前十二集看,热依扎饰演的檀棋、王鹤润饰演的闻染、李媛饰演的鱼肠、艾如饰演的王韫秀,基本上都定位于功能性角色,若有若无的情愫并没有被充分表达。

  据艺恩数据显示,《长安十二时辰》的女性受众占比为54%;在年龄分布上,30岁至39岁的受众占比高达55%,40岁至49岁的受众占比也多达28%。从网剧的收视习惯看,《长安十二时辰》的观众群是一个年龄稍高的群体,这与易烊千玺18岁至24岁粉丝占比超五成有明显的错位。易烊千玺的表演合格,但难说是此剧获得高评价的主因。

  剧情不落俗套

  悬疑剧不缺人性表达

  《长安十二时辰》火爆,除了剧情上的美剧范儿,节奏上具有商业电影的特点,剧情上不落俗套,深刻表现人性,也是剧集受到好评的原因。

  首先是对于主角张小敬的故事设置。他是一个死囚,一个浑不吝的人物,努力办案的动力是什么?剧作给出了较好的回答:“倘若让突厥人得逞,最先失去性命的,就是这样的人(普通老百姓)。为了这些微不足道的人过着习以为常的生活,我会尽己所能。我想要保护的,是这样的长安——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这样的剧情与台词设置,让《长安十二时辰》中的这个人物与好莱坞的孤胆英雄还是有所不同的。

  剧中的崔旅帅,一度表演浮夸,但第12集一开端他与张小敬的一段对话,却让这个人物立了起来。张小敬问崔旅帅为何入军,他说是为了升迁,谈及此事,这个粗犷的汉子竟然黯然神伤,“初到长安,阿兄带我昼夜不停,游走长安三日,带我见了很多人,做纸船的红袖阿婆,驯骆驼的阿罗约,吹笛子的薛乐工,烙胡麻饼的回鹘老罗,还有练跳舞磨烂脚跟的李十二。从前在陇右作战,初始是为了战功,久了看战友死伤无数,便不知以命取功意义何在,所谓保家卫国,只觉一场虚空,直到在长安见到他们。让我觉得活得有意思的,就是在长安城里这些再普通不过的人。大家没读过什么书,没有多少钱,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前途。可他们,不,可我们,都在尽心做自己的事儿。所以只做旅帅不够,保护他们,位子还要高一些。”这一大段台词,竟让这个粗犷的汉子隽永起来。

  《长安十二时辰》中,张小敬为了情报供出自己的暗桩小乙的桥段,更是剧作的一个小高潮。葛老想把小乙当成自己的接班人,但没有想到小乙是张小敬的暗桩(卧底)。小乙被供出,慷慨赴死。这样的桥段设置,也让剧作可以比肩许多好莱坞警匪大片。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