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讯 > 正文

《长安十二时辰》“静悄悄”上线,成国剧口碑冠军

2019年07月02日 06:52   来源:北京日报   

  本报记者 徐颢哲

  受不了国产剧拖沓注水的观众,往往会打开视频网站的倍速功能,按照1.5倍甚至2倍的速度迅速刷剧。相比加快速率播放,0.5倍的慢速播放很少有人使用。不过,毫无宣传突然在优酷“裸播”的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因为紧凑的剧情和巨大的信息量,令不少观众直呼:“看《长安十二时辰》最好不要开弹幕,0.5倍速,才能静心细细品味。”

  改编自马伯庸同名小说的《长安十二时辰》,上演了一出“大唐反恐二十四小时”:上元节前夕,长安城陷入危局,死囚张小敬(雷佳音饰)临危受命,与天才少年靖安司主脑李必(易烊千玺饰)在十二时辰内拯救长安。目前,《长安十二时辰》豆瓣评分高达8.7,五万多人打分,超过一半给出五星,锁定目前国产剧口碑冠军。

  快节奏

  美剧范儿一追停不下来

  仿佛一夜之间,《长安十二时辰》一下子火了起来。很多观众看了第一集就欲罢不能,上周末一口气刷完已经上线的12集。故事开端,有“十年陇右兵,九年不良帅”经历的死囚张小敬就被押解到一个年轻人面前。年轻人面容消瘦,身居情报机关靖安司要职。随后张小敬被安排去抓“恐怖分子”——剧中被称为狼卫的反派。简单三五分钟时间,一场“反恐大戏”就拉开了架势。

  节奏明快,是《长安十二时辰》抓住观众的重要原因,所有故事在一天之内发生,仅仅前两集就交代了大的历史背景,朝堂上的明争暗斗,长安城面对的危机。值得一提的是,剧中的计时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时辰来推进,既突出了剧情的紧张感,又有浓浓的传统文化烙印。

  《长安十二时辰》故事发生在十二个时辰内,但算上插叙补充的必要背景和支线情节,其实内容远不止十二个时辰。对习惯了加速看剧的观众来说,该剧因为案件牵扯多方关系、信息量庞大,理解起来确实有难度,也难怪不少人发出“智商不够用”“看不懂”这样的弹幕。

  而对“看得懂”的观众来说,《长安十二时辰》让他们看到了国产剧少有的美剧质感。而这种美剧范儿,直接来自小说原著,原著作者马伯庸坦言:“在创作《长安十二时辰》的时候,我脑子里就在想着美剧。美剧的特点不在于它的想象力、形式、制作,而是在于它的速度感,它的情节速度的推进是中国电视剧的好几倍,这种强推动力和中国古装剧的结合是我想放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的。”

  强细节

  服化道处处有大唐风华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唐风唐韵没叫观众失望。开场就是2分钟的一镜到底,让人瞬间“沦陷”:上元节至,西市大街上熙熙攘攘,楼里的美艳歌姬在抚琴,路边的杂耍艺人在表演;有人在装饰花灯、有人正牵马走过;突然一家商铺的灯笼起了火,逛街的女子被吓得躲到一边,扫地小厮赶紧端起水盆泼了上去;小贩在吆喝卖饼,小孩在嬉闹奔跑;红衣礼官随即登楼,宣布上元节西市正式开市……

  毫无疑问,细节的真实是撑起《长安十二时辰》的关键点。正如作为西安人的该剧导演曹盾所言,努力想要还原大唐的一天,在十二时辰内展现长安城内上至皇城下至市井人们的衣食住行、工作、娱乐、社交,“我希望观众能从这一天里看到:早上起来大家在干什么、中间要干什么、晚上要干什么、这个节日是怎么过的。”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的长女黑泽和子担任了《长安十二时辰》的造型指导。她带领的团队,对剧中人物的服饰、发型、武器等都做了大量的考古还原,展现了唐朝时的风貌。据她介绍,雷佳音饰演的男主角张小敬,一身织锦缺胯袍配六合靴,这是当时公职人员的常见装束,张小敬也穿过一件西域狮子连珠纹的袍服,体现了胡风在唐朝的广泛流行。此外,因为张小敬是侦查人员,身上佩有缚索、刀、烟丸等器具,烟丸在抓捕可疑的狼卫时,会发散带颜色的烟,堪比现在的GPS定位。

  女性角色的服饰造型,参考了唐朝时期的仕女图和陶俑造型。剧中一位长安著名歌女的造型,高度还原了唐代“彩绘双环望仙髻女舞俑”,这个女舞俑是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品之一。观众发现,哪怕是剧中的一位女路人,也妆容精致。《长安十二时辰》的造型团队解释,剧中的女装都是齐胸裙,高束到胸部,因为唐代女性的身材都比较丰腴,但只是微胖,“有人考证过杨玉环的身高体重,史料记载杨玉环的身高163厘米,体重120斤左右,是可以接受的程度。”

  和一些粗制滥造的“伪历史剧”不同,《长安十二时辰》台词极少用大白话,剧中角色随口就来上一段文言文,还涉及很多唐朝的官吏名称、市坊管理制度、礼仪等。剧中主要人物李必、何执政、严太真、程参、林九郎、李玙都有历史原型,分别对应李泌、贺知章、杨玉环、岑参、李林甫、李亨。

  好表演

  主角配角不缺人性表达

  有观众从《长安十二时辰》中看出了社会的复杂,一句台词“这里是长安”,仿佛是一个万花筒,不同人读出不同意味。长安不仅有鼎盛繁华的那一面,也有权贵阶层的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外贸通达、胡汉交融之外,更有藏污纳垢、鱼龙混杂、暗流涌动。剧评人“虾球”认为,这部剧的精髓,比悬疑、传奇、朝野斗争更深的一个维度,是带给观众一个繁华璀璨又复杂多样的长安,带观众看这样的长安下所展现出来的复杂人性。

  雷佳音剥洋葱式的表演,是这种复杂性的最佳注脚,在探案过程中亦庄亦谐亦痞。张小敬号称“十年陇右兵,九年不良帅,狠辣毒绝”,人送外号“五尊阎罗”。可就是这么个看似无情的狠人,当得知“赦死罪”是一句空谈,而长安真的陷入巨大危机时,还是将百姓安危放在了首位。随着剧情展开,观众发现看似杀人不眨眼的张小敬,其实极重情义。林小乙为了给张小敬当暗桩(卧底)砍断自己的小指,张小敬为了给林小乙留全尸也砍断了小指。

  配角的复杂性同样处处在剧中体现。剧中涉及的配角,有青年官僚,有治安官员,有大唐街市的小商人,他们各有各的善良,也各有各的自私和阴暗,但他们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剧中的配角闻染,痛恨长安,不惜摧毁它,因为长安“杀”了她的父亲,长安不是她想象的样子,把人变成了“怪物”。哪怕是剧中看似反派的狼卫首领,也会在面对长安旅社老板的可爱女儿时,想到自己的女儿,露出内心的柔软。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